创业观点

微软重回巅峰:纳德拉是如何扭转局面的?

字号+ 作者:蜘蛛侠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08 13:53 我要评论( )

微软重回巅峰:纳德拉是如何扭转局面的?

微软重回巅峰:纳德拉是如何扭转局面的?

当纳德拉被宣布成为微软CEO时,一些评论家将这个选择形容为“退路”。从那时起,纳德拉不仅恢复了微软在业界的地位;在短短三年半的时间里,微软的股价不仅回到、甚至超过了他们在互联网早期时候的最高点。

微软重回巅峰:纳德拉是如何扭转局面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的办公室在位于华盛顿雷德蒙德的微软总部34号楼的第5层,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台占据一面墙的84英寸触摸屏电脑,非常引人注目。但更为吸引人眼球的是房间里的海量书籍。一排排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纳德拉办公桌旁边的一张长桌上也堆满了书籍。

这个办公室看起来更像一个社区书店,而不是这个全世界市值排名第三的公司的指挥中心。

纳德拉用他一贯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到:“我都是这本书看几页,那本书看几页。当然,有那么几本书我是从头读到尾的。但没有书,我就活不下去了。”

他坐在一张绿松石椅上,穿着一双棕色的休闲鞋,袜子是五颜六色的。堆在他周围的书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巨著,比如《生物经济学》,以及《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但他并不是只限定于看某一类书籍。

在我们的谈话中,他提到了弗吉尼亚·伍尔芙的一篇关于疾病的文章;还提到了特立尼达的作家C.L.R.詹姆斯写的一篇对板球运动的文学评论。当他解释微软小娜智能助理的影响时,他借用莎士比亚小说中的人物来回避谈论市场份额数据:“如果奥赛罗有微软小娜,他会不会承认伊阿古是谁?”

“比尔不是那种走进你办公室并跟你说,‘嘿,做的不错’这样的话的人。”

2014年2月,纳德拉上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后的第一批行动,就是要求公司高管阅读马歇尔·罗森伯格的《非暴力沟通》,这是一本有关一种能使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沟通方式的书。

这一姿态表明,纳德拉计划以不同于微软著名的前任CEO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的方式管理公司,并解决微软长期以来以激烈的企业内斗的名声问题。(程序员兼漫画家的Manu Cornet2011年用一个组织结构图总结了微软的文化,把微软公司不同的操作小组描绘成了互相用手枪指着对方的形象。)

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表示:“这是第一个明确的迹象,表明萨提亚将专注于改变商业战略,而不仅仅是文化。”布拉德·史密斯是一名在微软工作了24年的资深员工。

执掌微软

纳德拉接手时的微软被华尔街和硅谷公认为逐渐与科技主流趋势渐行渐远,科技行业已经从台式电脑转向智能手机(从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到苹果的iOS和谷歌的Android系统),Windows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上的份额降至4%以下,苹果和谷歌的市值已经飙升至创纪录的水平。

而微软的股价已经停滞不前,尽管在2000年至2014年鲍尔默担任CEO期间,公司的收入增长了三倍,利润翻了一番。

Jackdaw的研究分析师简·道森说:“这是一家利润丰厚的公司,他们不可能很快就会淡出市场。但问题是他们是否会进入长时间的衰退期。”

因此,当鲍尔默在2013年8月宣布他打算退休的时候,接手他的岗位既不被认为是一项令人羡慕的美差,也没有机会让企业继续像以往那样继续运行下去。彭博社发表了一篇关于寻找继任者的文章,标题为“为什么你不想成为微软的首席执行官”。

“我设想的是一个着眼于中国市场的候选者,”ValueAct的总裁兼首席信息官Mason Morfit说。ValueAct是一家活跃的对冲基金,在新CEO的招聘中获得了20亿美元的投资,“我个人更倾向于在外部人士中选择CEO。”

纳德拉在1992年加入微软,当时他才25岁。尽管那时他已经管理了微软的云业务,但他并不是最受欢迎的人。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内部人士”,纳德拉说,“我对自己是微软出品感到骄傲。”

但是,当他被宣布成为微软CEO时,一些评论家将这个选择形容为“退路”。

从那时起,纳德拉不仅恢复了微软在业界的地位;在短短三年半的时间里,他让微软的市值增长超过2500亿美元,实现了比Uber和Airbnb、Netflix和Spotify、Snapchat和wework更有价值的增长。只有像贝佐斯、库克、扎克伯格等少数CEO才能够拥有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业绩。

在2000年-2013年期间,微软从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市值一路缩水下滑,最终只有不到3000亿美元的市值,不及2000年辉煌时期的一半。

但是在2017年10月20日,微软市值再度回归巅峰时刻6000亿美元,但这一天微软苦等了17年。据网易智能观察,微软在6月6日收盘时股价小幅上扬,市值已经突破7800亿美元。

微软的股价不仅回到、甚至超过了他们在互联网早期时候的最高点。“纳德拉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现任微软董事会成员的Morfit说,“我希望我能说我们预期到了这一切的发生,但这显然是假的。”

文化变迁

纳德拉是如何扭转局面的?

这可以追溯到他让他的高级助手们阅读的那本书,以及这本书对微软文化产生的影响。他激励公司的12.4万名员工接受他所谓的“学习一切”的好奇心(而不是他所说的微软历史上的“万事通”),这反过来又激发了开发者、客户以及投资者认为:微软正以一种全新的、更现代的方式与他们打交道。

纳德拉是一位当代的首席执行官,他能够强调在竞争激烈的企业政治中经常被嘲笑的软技能,但在当今快速发展的市场中,这种技能对超高绩效的重要性越来越大。

Box首席执行官艾伦·列维表示:“微软本可以聘用的CEO人选有很多。”Box曾在抨击微软的广告牌上发表言论抨击微软,但现在与该微软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对于萨提亚所创造的文化变迁的规模和大小,目前对此还没有很多案例研究。”

在某个周五的早上8点,这意味着微软高级领导团队(SLT)的成员们正赶往在纳德拉办公室的会议室开会,当其他高管们涌进来的时候,纳德拉穿着一件黑色的微软AI学校的T恤,坐在桌子中间的一个座位上,拿着一盘葡萄和菠萝。

本文出自创业好项目,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视频教程 视频教程 cad视频教学 电子版简历模板下载 温馨 加强对含有八氯二丙醚 动物医院 KUJU以全新服务方 省长 民进党 医药行业分析 pptv SILO 将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