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观点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字号+ 作者:蜘蛛侠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7-25 16:02 我要评论( )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我们应当永远铭记,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的。”

这两天,疫苗事件刷爆了朋友圈。在讨论追责、反思之余,也不难发现,虽然国内市场巨大,但不少相关企业研发能力比较差,甚至依靠仿制生存。

在过去两百年里,疫苗挽救过无数人的生命。与此同时,疫苗研发费用高昂,在前期进行巨大投入之后,一旦开始量产,企业时刻面临着“回本逐利”的诱惑。今天,我们给大家介绍一家在新疫苗研发领域颇有建树的大型药物研发企业,看看人家是如何守住良心,在利润与社会责任之间做好平衡与选择的,或许可以为相关企业提供借鉴。

这家享有“世界上最伟大的疫苗学家之家”美誉的“百年老店”叫默沙东,过去几十年里研发出麻疹疫苗、乙肝疫苗、水痘病毒疫苗、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等众多药物,救人无数。

如今,默沙东在全球 140 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 7 万名员工,去年在研发方面就投入了 75.63 亿美元。它不以商业利益为导向,而是以科研为导向去激励科学家。默沙东始终将患者放在首位,作为药企,它勇于承担社会责任。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默沙东曾帮助解决了结核病这一顽疾

1891 年,默沙东的前身默克在美国成立分公司时,仅有一家生产车间,但它的领导者乔治·默克却将“让世界健康”作为企业的使命。默克公司是一家起源于 1668 年的德国医药企业。进入美国市场 20 多年后,美国默克与母公司德国默克在一战期间切断了关系,成为独立的公司进行经营。1953 年,美国默克与沙东药厂合并,合并后名为默沙东。

一开始,美国默克生产的并不是疫苗。

“如果要死,希望死于结核病。”拜伦一语点出了上世纪初,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十痨九死”的白色瘟疫曾让人们束手无策,其中不乏大仲马、鲁迅、林徽因等名人。

为此,美国默克在瓦克斯曼实验室建立了一个发酵研究团队,在乔治·默克的大力支持下,瓦克斯曼博士于 1944 年发现了第一种有效的抗结核抗生素——链霉素。鉴于结核病的肆虐,乔治·默克舍弃了公司的短期利益,将专利权移交给罗格斯基金会,因此这种突破性抗生素可以授权给多个制造商进行生产。

从发现到大规模生产仅用了三年时间,从而积极帮助解决了结核病这一行业难题。正如瓦克斯曼博士在获 1952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时的致辞所说:“随着传染病和流行病潜在危险的解除,社会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我们才可以为其他尚未发现治疗方案的疾病留出时间做好控制准备。”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14 年间,仅仅麻疹疫苗就防止了 1700 万人死亡

美国默克与沙东合并后,从1960 年起,默沙东在著名微生物学专家莫里斯·哈里曼博士的领导下,研发和生产了 40 多个疫苗,包括麻疹、水痘、腮腺炎(俗称“大嘴巴”)、脑膜炎等疫苗,其中最出名的麻腮风联合减毒活疫苗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极其广泛的应用,为哈里曼博士赢得了“现代疫苗之父”的美誉。

1963 年一天午夜过后,哈里曼博士大女儿的腮帮子突然肿胀起来,她患了腮腺炎。

正在为找不合适病毒样品犯愁的父亲,连夜赶往公司的疫苗实验室,拿回了采集病毒标本所需的器皿,及时从自己大女儿的病灶上获取了病毒样品。就这样,腮腺炎疫苗的研发项目开始了。

当首个腮腺炎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时,哈里曼博士刚满 1 岁的小女儿又成了最先接种的“志愿者”。这个腮腺炎疫苗一直沿用至今,因为他的不断坚持,哈里曼博士和他的两个女儿使成千上万的儿女们免受腮腺炎的病痛。

一个多世纪以来,哈里曼博士的精神驱动了默沙东在疫苗领域的长期耕耘。2000 年至 2014 年间,仅麻疹疫苗就防止了 1700 万人死亡。他去世时,《纽约时报》载文称:“哈里曼博士是研发出最多人畜疫苗的科学家,帮助延长人类寿命,改善了许多国家的经济。”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时至今日,这些技术和设备仍在高效运作

但是,每一项医疗技术都有一定的风险,疫苗技术也不例外。从 1970 年代开始,一些跨国制药公司逐步削减,甚至停止了对研发疫苗的投入,转向利润更高的慢性病小分子新药研发。面对这样的压力,以人为本的默沙东坚持两条腿走路,在大规模投入小分子制药的同时,丝毫没有放松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并在 1970 年代末期成功地研制出了第一代乙肝疫苗。

然而,正当默沙东准备将乙肝疫苗投放市场的时候,艾滋病出现了,给乙肝疫苗蒙上了阴影。因为乙肝疫苗的生产要用到从艾滋病病人的血浆中提取的病毒微粒,人们自然而然地对其安全性产生了一些疑问。

翘首以待的乙肝疫苗眼看就要夭折,好在通过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们合作,让它在科学家的手里起死回生。默沙东在 1981 年才得以将世界上第一个高效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投放市场。

1982 年,在香港召开的乙肝国际会议上,默沙东的“现代疫苗之父”哈里曼博士与中国代表团进行了接触,并邀请中国专家访问默沙东。从此,中国卫生部和默沙东开始了漫长的商业谈判。

一个两难的问题摆在默沙东公司领导的桌面:研发和生产疫苗本来已经是一项低回报的投入,面对中国这个最大的乙肝疫苗市场,默沙东却无能为力。价格一降再降,仍旧高出当时中国的购买力许多,无法达成协议。

但是,默沙东没有因此而放弃,继续寻求着为世界上最大的乙肝高危人群提供免疫的有效途径,更何况乙肝病毒对整个人类的威胁还在蔓延。

直到 1989 年,默沙东与中国政府达成技术转让许可协议,向中国提供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同时帮助中国科学家、技术人员赴美接受培训,并帮助在北京和深圳组建乙肝疫苗生产车间。时至今日,这些技术和设备仍在高效运作,造福中国人民。

根据中国卫生部疾病控制局 2011 年 8 月发布的数据:在 1992 年到 2010 年这 18 年间,由于乙肝疫苗免疫接种,中国乙肝病毒感染者减少约 8000 万人,儿童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减少近 1900 万人。

有良心的疫苗企业,都在做什么?

默沙东也促成河盲症的彻底解决

非洲黑蝇曾经使全球超过 1 亿的人口受到失明的威胁。被它叮咬后,寄生虫在受感染者皮肤下滋生。患者极度瘙痒,许多非洲村民不得不用石块摩擦皮肤来止痒。最终,患者视力严重受损甚至永久失明。

1987 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请求下,默沙东的科学家比尔·坎贝尔成功研发出伊维菌素,将其制成片剂带到南非给患者服用。一个月内他回去时,发现那些患者体内的微丝蚴已经消失不见了。

随后默沙东首席执行官瓦格洛斯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就此进行了交谈,准备进行大规模开发。遗憾的是,没有一家政府愿意出资帮忙分担成本,默沙东最初给出的预算金额才 200 万美元。

本文出自创业好项目,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企业必需还是资本急需,为什么拼多多如此急于上市?

    企业必需还是资本急需,为什么拼多多如此急于上市?

    2018-09-23 05:43

  • 满路荆棘的传统企业,如何迎来转型智能商业路径的春天?

    满路荆棘的传统企业,如何迎来转型智能商业路径的春天?

    2018-09-23 05:37

  • 河南这家企业,给马云、雷军上了一课

    河南这家企业,给马云、雷军上了一课

    2018-09-23 04:08

  • 生死存亡!环保民营企业卖身求生

    生死存亡!环保民营企业卖身求生

    2018-08-21 09:19

网友点评
猪七戒 猪七戒 autocad教程下载 下载 客户 桥梁 微信昵称带符号的繁体 陈宏斌 水下固化剂 珊儿 先测 师久 热门话题 新安